我家乡的河……

苏轼曰:天壤之间,水居其多,从之往来,如鹈在河。古往今来,上下五千年,有水的地方便有河流,有河流的地方便有人居。自打记事起,我家乡的河就在那里静静地流淌,从春夏流到秋冬,似乎没有干涸过。在孩童的眼里,家乡的河很神秘,她来自哪里流向何方?爷爷神秘地笑着说:“从很远很远的天边来”。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日,家乡的河在我的记忆里淡化了,她象我很近的亲戚,因不常走动而显得生疏。人的脚步就象匆匆流水,容不得你停留;人的打拼如同爬坡上岭,容不得你喘息。我从小生活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山沟沟里,吆喝着高亢的劳动号子,吹着呜呜的柳哨,为有个好的收成而喜悦,但这终究不是我的梦想,我得背着行囊走出山旮旯,去远方,寻找诗与梦。在经历了欢乐童年之后,我便离开了家乡。接下来,我像爬人字梯一样,度过十年求学经历。如今人生已过半,须发忽见白。家乡的河在我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像水洗照片一样,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今年冬至,母亲带话过来,说是年迈的老葱叔也去世了。这几年接二连三从村子里传出有老人离世的消息。人如同草木,终究会回归大自然。今年秋天我回老家,我站在村口,与村口的老槐树对视,她愈加沧桑。我踱步到家乡河,凝望着她从远方流向远方,我突然想到要感谢家乡的河。她,用甘甜的河水滋养了两岸的儿女们,让农田果园稻果飘香;她用宽阔的臂膀庇佑着父老乡亲,让两岸的子孙后代源远流长,兴旺发达。

后来我上了大学,我查了地图,才知道这条河叫白水河。她发源于魏巍大别山,属淮河支流史河的一条支流。她的源头在花石乡马鬃岭。她从源头涓涓细流,沿途汇集潺潺涧溪,一路奔腾到我的家乡。这条河由窄到宽,流经我的家乡河面增至百米。我见过家乡河咆哮怒吼的姿态:夏季来临,暴雨倾盆而至,河水骤涨,河流浩浩荡荡而来,一泻千里而去;我见过家乡河温文尔雅的样子:杨柳枝拂动的季节,春暖花开,鱼翔浅底,水鸟疾飞,家乡河宛如一条玉带,灵动飘逸,带着春意唱着欢快的歌缓缓流淌。

我爱家乡的河,因为她给了我太多的回忆,美好而富有动感的画面总是不时地显现。那是孩童的乐园,夏天来临,孩子是河的主人,河是孩子的天堂。下河摸鱼捉虾,上岸放牛砍柴,水中凫水嬉戏。傍晚时分,夕阳西下,渔民撑一叶扁舟,边划船边撒网,人在景中,景在河里。

年迈的老人们见证了家乡河的历史变迁。好久以前,河上本没有桥,河两岸的人们往来仅靠几条小船,遇到狂风暴雨,两岸通行就成了问题,听老人们说在没桥之前,汹涌的河水还卷走了几条人命呢。后来听说在民国时期,河上建个一座简易的铁索吊桥。在河两岸的桥头堡,固定十几条铁索,上面铺上木板,就象电影《飞夺泸定桥》里的样子,是之谓吊桥,人走在上面晃晃悠悠。爷爷在世的时候跟我们讲述富人家娶亲过铁索桥的壮观景象:三四十人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抬着八台大轿和陪嫁嫁妆站在桥头堡,在迎亲唢呐声中缓缓地,摇摇摆摆地经过铁索桥。

淮河水灾由来已久,建一座连接河两岸的桥是人们的心愿。十九世纪六十年代,为了响应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伟大号召,政府动员当地群众在河上建了一座石坝,“一坝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这座石坝改变了家乡的面貌,人们迎来了新的生活。坝上就形成了一个湖,河里鱼虾多,是逮鱼的好去处,住在河边的人家,几乎家家都有逮鱼的工具。爹在农闲时总是捣鼓他的宝贝鱼网,有空就下河,划着小船,到河里撒上几网,逮些鱼虾什么的,客人来了下酒菜就有了。我小时候就盼着舅舅来我家,他来了就有鱼虾吃。母亲把平时积攒的干鱼虾拿出来,平时都舍不得吃,来了上好的亲戚才舍得烧。除了干鱼虾,母亲还叫我们拿些黄豆去豆腐店换几块豆腐,再去小店打两斤烧酒回来。有酒有菜,爹叫上叔,一起划拳喝酒。几个粗壮汉子,酒喝干,再斟满,不醉不还。

河上建了坝,坝下建了小水电站和抽水泵,蓄水发电,抽水灌溉。河两岸的人们比其他地方的人较早地用上了电,告别了摸黑过夜的日子。因为有了抽水泵,既便是遇到干旱的年头,两岸的田地也有收成。杨桥曾经是全县的生产发展的典型村。当时人们编了这样一个顺口溜:“别人早晚喝菜粥,杨桥人天天吃馒头;嫁人要嫁卢德厚(当时富裕户),吃饭用电不用愁。”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河不在大,有了人就有了生气。春天的清晨,白水河从睡梦中苏醒,早起的女人拎起一大筐衣物到河坝上清洗。女人走在山坡上,清风牵着衣袖,杜鹃花满坡的红艳,兰草花团团幽香,满目的青翠。女人来到河坝上,在水里摆弄衣物,放在坝上捶打,梆梆的声音响得很悠远,回荡在对面的山谷里。女人的头发散乱了,她照着湖面的镜子,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影,侍弄着头发,不禁脸红了。

曾几何时,家乡河也遍体鳞伤了,象只受伤的雄鹰吮添着伤口,失去了往日的傲气。在那个年月,河两岸的树木被砍伐殆尽,植被遭到严重破坏,一到洪水季节,水土流失,河床抬高,河面上垃圾成堆。人们涸泽而渔,炸、毒、电鱼成风,河里的死鱼和水生动植物发出阵阵恶臭,河里的鱼虾几乎绝迹。

所幸的是,随着生态环境保护力度的加强,我的家乡河草长莺飞、鱼翔浅底的景象又恢复了,今天的白水河又焕发出往日的生机与活力,被誉为“生态旅游村”的杨桥村像一幅春和景明的瑰丽画卷正在乡村振兴的道路上徐徐展开......

来源:文/ 宋祖林 图 / 胡晓芹

也许你还喜欢

“90后”彝家女:创新传承让千年彝绣拥抱潮流

【解说】在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永仁县直苴村,每年农历正月十五,都会举行赛装节。赛装节是彝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距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与赛装节相伴相生的还有彝族刺绣。 【解说】1990年出生在彝绣世

45种颜色!快来看看彩色油菜花

近日,江西农业大学教授付东辉及其团队培育的彩色油菜花陆续绽放,有极桃红、紫焦红、极紫焦红、铜红、极紫、深紫红、鹅黄等45种颜色。色彩斑斓的彩色油菜花极具观赏性,令人眼前一亮。 ↑2021年3月2日,

这组郑州城市手绘,与春天一起添色新征程

记得点击图片哦,睁大眼睛看郑州 这段文字防止纯图片不显示 郑州千玺广场手绘:辛晓斌 摄影:王河宁 这段文字防止纯图片不显示 河南博物院手绘:辛晓斌 摄影:王河宁 这段文字防止纯图片不显示 黑川

“ 魅力龙江 · 民俗风情 ”农民画优秀作品展

值此2021年传统节日元宵节来临之际再一次与您相会,由黑龙江省群众艺术馆主办、绥化市群众艺术馆承办的——喜迎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系列群众文化活动之二十一“魅力龙江·民俗风情”农民画优秀作品展上线。

每日一曲·徐州琴书 | 《杨八姐游春》

徐州琴书,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曲艺类项目。旧称“丝弦”“扬琴”,俗称“瞎腔”。起源于明清小曲和地方民歌小调,约有300多年的历史。1957年,定名为“徐州琴书”。 徐州琴书演唱形式

瓮安诗联新起航 开局冲刺斗志昂

瓮安诗联新起航 开局冲刺斗志昂 瓮安县诗词楹联协会召开会员代表大会 早春二月,乍暖还寒。2月27日,瓮安县诗词楹联协会代表大会在瓮安县政府大楼C1会议室胜利召开。出席本次大会的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文

河南80后“面塑”非遗传承人:非遗传承更多的是热爱

张修旭在制作面人 邓小强 摄 中新网新乡3月3日电(邓小强)一捏、一揉、一搓,屏气凝视,用小刻刀灵巧地点、切、刻、划,片刻之后,一个个精巧的面人就如小精灵般,在河南延津80后青年赵修旭的手上跃然而出。

成语故事之旅 | 嫁祸于人

这一路上,会遇到哪些有趣的成语故事呢?每天一站,即刻出发! 前方到站:嫁祸于人。 典故 “秦蚕食韩地,拔野王,绝上党之道,不令相通,自以为掌握中物,坐而得之。一旦为赵所有,秦岂能甘心哉?秦力其耕,而

红土清风——金融清廉文化书画摄影展将于3月5日开

红土清风——金融清廉文化书画摄影展 主办单位: 龙岩市银行业协会 龙岩市保险行业协会 龙岩市银行业保险业消费者权益保护服务中心 协办单位: 龙岩市银行业保险业机构 龙岩市艺术馆 龙岩美术馆 展览时

追寻最绚丽的“红” | 万里长江犹忆泸关险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毛主席的这首《七律·长征》不仅概括了红军夺关杀敌的战斗历程,也形象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