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文学的“乌托邦”叙事不会对社会产生影响?

文学大多倾向于作家自己营造的“乌托邦”叙事,并且大批量生产,以期对社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可是,那么多“乌托邦”式的作品问世之后,为什么没有对社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呢?

文学世界实际上是作家虚构的艺术世界,里面有他们自己主观情感的外化形象,也有刻意加工的形象,还有各种风俗、人情、文化、政治、经济等等层面的东西。譬如小说中的世界大多采取了历史中的一段纵切面,局限在一定的时空之内叙事,营造一个作家自己的“乌托邦”世界。如果仅仅是美好的“乌托邦”,那就不用再看了,不如去看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大体都差不多。如果这个“乌托邦”是经过艺术化加工而变形了的世界,那就值得去看一看,看看有什么新鲜的东西,或者有什么痛快淋漓的东西,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物的反面。只是,这类的作品太少了,并不是作家不能写,而是写出来不能发表。这类作品被审查官视为荒诞不经,要不就被视为只是揭露阴暗面,没有希望,或者被视为背离主流意识形态,刻意污蔑或贬损某些东西,不予发表。那么,这类作品有时还被称为“反乌托邦”类作品,虽然新鲜,有力度,有深度,也有看头,但是不能久存。

如此一来就知道,为什么那些“乌托邦”类作品不能影响社会了。而能够产生深度影响的却是“反乌托邦”类作品,是那些有力度的作品,譬如《丁庄梦》、《日光流年》、《蛙》、《虚构》等等,可惜的是,这些作品流行一段时间之后,立刻就销声匿迹了,好像从来没在这个世界存在过。要是现在,根本就不能发表,更何况流行呢?还怎么产生一定的影响?

那些“乌托邦”类文学似乎成了主流,也成了影响社会的动力,可是究竟有没有影响,很让人怀疑。究其实,还是太多,太滥了,都是一个腔调,让人不忍卒读。

也许你还喜欢

900种经典 | 名著典藏

古往今来人类的一切智慧结晶,数百年来一直使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我们都可以在书本中轻而易举地得到。 世界上最不幸的就是那些人——他们从来没有发现过读好书是何等令人愉悦的事。 检验巨著的标准在于我们是只愿读

易经:大恩养仇人!人过40岁,这2种人少来往,尽量避而远

有句老话说得好:“小恩养贵人,大恩养仇人” 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中国还有句俗话,叫“斗米养恩,担米养仇”。 意思是在一个人快饿死的关键时刻,你给他一斗米,让他活了下来,他会感恩戴德,把你奉为恩人;

苏轼辛弃疾巅峰之战!半夜睡不着各写《西江月》,千年

苏轼是豪放词的开山鼻祖,辛弃疾是豪放词的集大成者。 辛弃疾以文为词,苏轼以诗为词。 很多人都将两个人作比较,苏东坡的豪放因为他豁达乐观的性格,而有了一种独特的浪漫主义色彩;再看辛弃疾的豪放,离不了沉

若你是林冲,面对老婆被高衙内调戏,该怎么做才能既出

杨角风谈水浒第29期: 谈了好几期潘金莲跟西门庆了,我们还是要树立一个正确的价值观,不管我们怎么分析人物。但要明白一点,这俩人的所作所为,不管出于什么理由,都是被人所不齿的,最终的结局也是死有余辜。

真正爱你的人,都懂得“拒绝”

一个人的爱,不会写在脸上,会放在心里。 大多数人的爱情,没有电影中那么轰轰烈烈,没有那么多惊心动魄,两颗心却碰在了一起,走过了人生后半生,真正做到了终老一生。 爱情是伟大的也是平凡的,是敏感的也是最让

作文擂台赛 · 成都外国语学校附属小学| 唐阅童:春

作者:成都外国语学校附属小学 六年级四班 唐阅童 指导老师:金晓琴 破土的种子,萌发的新芽,怒放的鲜花,春天是看得见生长的季节,我在春天里积攒着高飞的力量。 读书、看报、看实事新闻,观察、思考、比较,

《诗来见我》:中国古典诗词的别样解读

中国教育报-中国教育新闻网讯(记者 却咏梅)“我们中国人,无论你身处在什么样的境地中,总有那么一句两句诗词在等待着我们,见证着我们,或早或晚,我们都要和它们破镜重圆,互相指认着彼此。”在近日由人民文学

最美读书声“开门荐书”年度总决赛本周日开赛

全网播放总量过亿、超2万人报名、历时365天,经过数轮争优选拔……4月15日,记者获悉,由河南省新华书店发行集团主办的2021最美读书声“开门荐书”年度总决赛即将开启。 据了解,本次大赛自2020年4

这样回复你消息的人,好人品,遇到了值得你深交

行好事,交好友。人的一辈子,总是在人和事中度过,遇到不同的人,发生的事便不一样,遇到有修养者,不必开口问,他就能让你如沐春风。 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藏着谦卑和善良,与此人交往,你的人生道路将宽阔而顺

《山海经》并非怪物谱,而是博物志

现在,提起《山海经》,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书中记载的那些形形色色的怪物,如人首蛇身的烛龙、九个脑袋的相柳、九条尾巴的狐狸、六足四翼混沌无面目的帝江等等,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山海经》无疑是一本充满胡言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