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埋尸案追踪:“失踪”后校长曾组织搜山,嫌疑人称埋操场公安也查不到

操场之上是嬉戏打闹的孩子,操场之下却是见不得光的业障,这起真相被“掩埋”了16年的恶性犯罪案件,在舆论场激起了很多关于“正义”的讨论:“迟来的正义”到底还是不是正义?

文6514字,阅读约需13分钟

▲200秒看懂湖南操场埋尸案 死者儿子:他太正直了。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据湖南省怀化市新晃县公安局通报,2019年4月中旬警方查获一涉黑涉恶团伙,犯罪嫌疑人杜少平交代其于2003年1月杀害新晃某中学职工邓某,并埋尸于该校操场内。

“操场埋尸案”疑受害人

6月20凌晨,警方从湖南新晃一中操场挖出的尸骸,目前正在进行DNA鉴定以确定是否为失踪16年的该校教师邓世平。

昨日(6月22日),新晃一中退休教师张峰(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和邓世平是同事,学校总务处主任姚本英曾和他提起过,事发时其正和邓世平下棋,被杜少平叫去领物资,回来后发现邓世平不见了。

新京报此前报道称,6月20日零时,湖南新晃一中操场挖出一具骸骨,犯罪嫌疑人杜少平称16年前曾将该校职工邓世平杀害,埋尸于学校操场。新晃县有关领导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操场非第一案发地。

昨日(6月22日),邓世平的儿子邓蓝冰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DNA鉴定结果还没有出来,“宁可希望被挖出的尸骸不是父亲的,这样他有可能还活在某个地方。”对于此前他16年寻父举报多部门无果一事,邓蓝冰表示目前压力太大,不愿再做回应。

当年与邓世平同在新晃一中教书的退休教师张峰(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已故的学校总务处主任姚本英生前曾告诉他,2003年1月22日上午,姚本英正在和邓世平下棋,其间被杜少平叫去领物资。姚本英和邓世平约定,等领取完物资后,接着把这盘棋下完,但当姚本英再次回到下棋的地方后,发现邓世平已经不见了,“姚本英说,等了半个小时也没看到邓世平。”

▲同事忆操场埋尸案疑似被害人:棋没下完 回来人不见了。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张峰还说,2003年1月23日,邓世平妻子来学校询问有没有人见到她丈夫,大家都说没看到。过了几天,学校校长黄某便要求科室管理人员去搜山寻找邓世平,但最终也没有找到。

6月22日上午,新京报记者见到一位新晃一中的退休教师张航,张航曾与邓世平共事数年,了解当年邓世平负责的操场工程建设中的纠纷,遇到工程质量问题时,邓曾称要向上级举报。以下为张航的口述。

新晃县一中新建操场从2001年左右开始动工,一直建了大概两年。之所以要重建操场,一是因为学校要符合重点中学的标准,需要有400米跑道,另一个是县里要搞50周年县庆,一中的场地很宽敞,修了操场后,方便安装舞台。

时任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承包了这个工程。监工是邓世平,他是2000年前后调到一中来的,因为他很早之前在贵州搞过工程,有经验,对工作也比较负责,因此学校让他负责这项工作。

学校高三教学楼前面是一座篮球场,后面有座山,山下有两个鱼塘和烂泥田,农民在田里种稻子,跑道就修在那里。修跑道是个很大的工程,要先用炸药把山坡炸平,再用炸下来的土块把鱼塘和烂泥田填平,大概填了20多米深。

当时邓世平监工的内容,除了修跑道,还有修通往跑道的路,以及路上的堡坎。堡坎就是挡土墙,俗称护坡,主要用水泥砂浆砌成,作用是保护堡坎内的土壤结构不被破坏,通往跑道的路两边山上的石头不会掉下来。

修建过程中出现了问题。有一天刚砌好堡坎,第二天晚上一下大雨就全部塌了。一直到现在,路边还偶尔有石块掉下来,路的前面已经设置了“堡垒松动,危险请绕道通行”的指示牌。

新晃一中通往跑道的路旁设置了危险提示牌。新京报记者 李云蝶 摄

邓世平作为监工,他当时就说,像你们这样搞豆腐渣工程,等你们搞到一定的时候,工程完毕了,要我签字结账的时候,我再去举报你们。

▲退休职工谈操场埋尸事件:邓世平曾质疑操场是豆腐渣。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我们学校一直都有年三十之前举行会餐的传统,2003年1月23号,学校组织全体教职员工会餐,他老婆到学校里面找他,我们说都没看见邓世平,有人说他是不是到外面办事去了,晚上回去等等看,结果第二天他老婆又说他晚上没回家。

邓世平“失踪”后,学校里有过一些传言,有人说他携工程巨款跑了。这肯定是造谣。我们学校规定,就是总务处主任出差,报发票的时候也只有一百块钱的权限,超过一百块的话就必须要校长签字,所以他怎么拿巨款跑?

人找不到了以后,黄炳松校长组织大家去搜山,我们处室有40多个人,两三个人一组,把水池、河边、山上的茅草堆和防空洞都找了,甚至把农民冬天放红薯的地窖都找了,找了一两天没找到,后来就停止了。当时大家还没往他遇害这方面想。

邓世平失踪时,工程已经基本上搞好了,工程车已经撤离,只剩一些扫尾的工程。当时跑道还没铺,因为要等到太阳把沙土晒干,然后再铺鹅卵石、水泥,最后才能铺跑道。

邓世平失踪后,我们也不清楚后来是谁在监督工程。工程全部结束以后,杜少平就撤离了学校。

6月21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到“操场埋尸案”疑似受害人邓世平生前住所实地走访。这是一栋四层小楼,一层有两间门市正在营业。

▲邓世平生前居所。新京报记者 李云蝶 摄

据商户介绍,除了邓世平的女儿每年来收一次房租,他们几乎见不到邓世平的家人。

邓世平的邻居刘二老告诉新京报记者,邓家这套房子原本是自己的,1991年他将房子出售给邓世平,卖价为11万元。

刘二老记得,买房时邓世平还在新晃县教学仪器厂工作。2002年前后,县里为了筹备一次大型庆祝活动,要到新晃县第一中学开会,学校决定将操场进行改造,“新修一圈跑道”。就在那段时间,邓世平被调到新晃县第一中学,负责学校的工程质量监督管理工作。

刘二老说,2003年1月22日邓世平失踪后,新晃县电视台一度播出电视寻人启事,内容类似为“邓世平快回来,你的家人想你”。邓世平出事后,他们一家人搬离原住所,很少再跟邻居联系。

前日(6月21日)中午,新京报记者在这栋四层小楼遇到了邓世平的妻妹刘珊。刘珊称自己从怀化市区回来,帮助姐姐处理房屋漏水的问题。刘珊说,楼上几层房屋因为没有燃气,一直没有出租出去,平时长期空置。

起底疑犯杜少平

前同事:杜少平下岗后包工程,名下公司已转包

前日(6月21日)下午,杜少平前同事黄忠厚告诉新京报记者,1999年前,黄忠厚与杜少平在新晃县工业品贸易中心共事,杜少平当时是一名普通营业员,后来单位实行减员增效,杜少平“下岗”了。

新京报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杜少平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共两家,分别是新晃县夜郎谷休闲中心和新晃县刘姐粉馆。

新晃县夜郎谷休闲中心注册于2011年6月27日,工商信息状态为“存续”。6月2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这家店是一家KTV,目前已经关门歇业,门口贴着白色封条,门上还有一张落款为新晃县工业品贸易中心办公室的“催款通知”。

▲嫌犯杜少平名下KTV目前已被查封。新京报记者 李云蝶 摄

通知上说,“杜少平,请您于4月30日前向我公司缴纳2019年度全年的房屋租金,逾期,将解除与您签订的《门面租赁合同》,收回租赁房屋,并追究您的违约责任。”

随后,记者致电KTV外海报上的电话,接电话者为柳文,他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在2017年1月承包了这家KTV,房租一年13.8万元,杜少平不直接参与经营,只能算是这间KTV的二房东。

有关杜少平的其他事情,柳文表示,“我们就听说他在县城很吃得开。”

今年4月,杜少平因涉黑被抓后,该KTV被查封,柳文曾联系杜少平妻子,表示自己已经交了全年房租,希望可以退还剩余房租。柳文说,那时候还没查出来杀人的事情,杜少平妻子跟他说,“看这个事情怎么解决,没什么事的话最多六个月,你们再等等”。最近,柳文没有再联系过杜少平妻子。

前员工:杜少平说话轻言细语 知其被捕后感到惊讶

昨日(6月22日),杜少平的一名前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杜少平是当地一家KTV的老板,平时说话“轻言细语”,知道其被捕后感到惊讶。

杜少平开设的一家KTV前员工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杜少平是当地“夜郎谷”KTV的老板,曾投资一家面馆店。在他的印象中,杜少平说话轻言细语,向他求助他也愿意帮忙,最近听到其涉嫌犯罪的相关消息时,感到十分惊讶。

上述员工透露,杜少平投资的生意一般都是请人来做,本人少有参与。该KTV此前有多名员工,他本人基本不到店内,“有时下班来关个门,再就是有朋友打电话他会来一下。” 4月份左右,杜少平“出事后”,该KTV随即被查封。 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该KTV电话,均无人接听。

杜少平犯罪团伙成员:他曾说把邓世平埋操场公安也查不到

6月21日,新京报记者联系到被取保候审的杜少平团伙成员姚某林,他称,自己曾试探性问过杜少平,邓世平是否被他杀害,杜少平予以否认,但又称,即使把邓世平埋在操场下面,公安也没技术查出来。

新晃县公安局于今年4月发布的关于检举揭发杜少平等人违法犯罪线索通告称,新晃警方打掉了杜少平犯罪团伙,并抓获杜少平等7名犯罪嫌疑人。在这份通告中,杜少平犯罪团伙主要成员姚某林也被列在检举揭发名单之列。

杜少平犯罪团伙成员姚某林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6月21日,新京报记者独家联系到姚某林,他称,自己读书时,邓世林曾当过他的美术老师,教过他绘画。当年邓世平失踪后,有过传闻称学校操场下埋了一具尸体,他曾试探性询问杜少平,有没有什么仇人,然后把话题引向了关于邓世平失踪的事,“我问他(杜少平),邓世平是不是被他害了,他说,不可能。但他又说,‘退一万步讲,真是把邓世平埋在操场里,公安也没有技术查出来,如果要翻操场,起码要好多钱’。”

姚某林还提到,他跟着杜少平期间,得知邓世平曾向警方举报过杜少平的罪行,“杜少平是个为了利益会不择手段的人”。他表示,自己主动向公安机关自首后,已如数向警方交代了上述情况,目前已被取保候审,可以与外界联系。

6月22日,新京报记者联系负责杜少平犯罪团伙案件的蒋警官,蒋警官表示,姚某林确已外出,警方已掌握姚某林与外界正常联系的情况,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当中。

(文中张航、黄忠厚、柳文、刘二老、刘珊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雷燕超 邵骁歆 王清以 卢海燕 刘名洋 李云蝶 张熙廷 编辑 康佳 张彤 王婧祎 校对 李项玲 李铭卢茜 范锦春

评论

操场埋尸案:正义本该“既不缺席也不迟到”

耸人听闻的怀化新晃“操场埋尸案”,舆论热度“高烧不退”。6月21日,怀化市委书记彭国甫表示,要新官理旧事,要深挖彻查历史遗留大案要案。据新华社报道,怀化市、新晃县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深挖时任校长黄炳松外甥、嫌犯杜少平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目前已有初步进展。

操场之上是嬉戏打闹的孩子,操场之下却是见不得光的业障,这起真相被“掩埋”了16年的恶性犯罪案件,在舆论场激起了很多关于“正义”的讨论:有人说,“正义虽然会迟到,但不会缺席”;也有人说,“迟到的正义非正义”。夹杂其间的,则是欣慰于“沉冤昭雪”和失落于“谜底历经16年才揭开”两种情绪的混搭。

“迟来的正义”到底还是不是正义?依我看,答案既是否定的,也是肯定的。我们不应因正义已来而既往不咎,也不必因正义迟到就全盘抹杀正义到来的价值,这也应该是我们看待遗留问题的逻辑基点。

对“为众人抱薪”却疑遭黑恶势力“扼于风雪”的老师邓世平而言,时隔多年的彻查与追责,的确有“以正义回应正义”的抽象告慰意义,但毕竟人去如灯灭,凶手伏法的结果他看不见也听不到。

“亡羊补牢”对更多的羊来说是犹未晚矣的补救,对那只亡了的羊却意味着不幸无以挽回。正如哲学家乔治·桑塔亚纳在《社会的理性》里说的:对于每个个体的命运而言,一切冤屈都是深切的、清晰的、绝对的。

由此看,正义实现也该讲“时效”,让被损害的权利及时得到救济补偿,而不是让其在久拖不决中承受又一轮煎熬;让罪恶及时地得到清算,而不能任由作案者长时间逍遥法外。

《论犯罪与刑罚》中就说到,“惩罚犯罪的刑罚越是迅速和及时,就越是公正和有益。”我们对正义的要求,也绝不能止于“不缺席就行”,而应力求“不迟到才行”。

但对邓世平的家属而言,正义迟来也是来,比不来要好太多。之于多番举报却无果、最终被逼成“福尔摩斯”的他们,以深挖彻查、严惩凶手的方式为此事收尾,实在太有必要。

对遇害者家人和公众来说,在案发过后,该有起码的交代。如果说,遇害者的遭际已让全局正义有了缺口,那将案件一查到底、对凶手严惩不贷则是为正义“不缺”的不二路径。

说到底,着眼于补偿性正义的事后补救不可或缺。矫枉也是正义,不能因为正义“延时”,就觉得再去追求正义的结果已无意义。据了解,这起操场埋尸案是当地扫黑扫到杜少平涉恶团伙后,处理另案时杜少平供认出来的,这就体现了这轮扫黑除恶的正义性。而当地市委书记等表态深挖严查,也是为了给该案画上正义句点,也满足家属和公众的正义期许。

本质上,“迟来的正义非正义”更多的是从公平实现效率维度去说的,“迟来的正义也是正义”则是主要着眼于追责善后结果的必要性。二者的指向内在相通,那就是:有些罪错该及时查清追究就得及时查清追究,若已经迟了那也该给出彻底交代。换句话说,要让作恶者“出来混,迟早要还”——不仅要还,还得尽早还。

就该案看,邓世平失踪16年之久,邓世平家人怀疑其被谋杀,16年来一直为此奔走,为什么没有及时得到应有的“法治回响”?大活人就那么“失踪”了,当地有没有深入查究下去?嫌犯黄炳松在被刑拘前优游卒岁,网传的背景又是否属实……这些疑问依旧待解。诸如此类的问题,其实也可化约为一句:“为什么正义没有更早地到来?”

眼下该案仍在深挖中,可以预见,在社会强烈关注下,该案中的所有疑问终将以法治“方程式”解开。而透过聚在此案上的扰攘声音,也不难读懂公众的深层次关切:在每起个案中,正义都该“既不缺席,也尽量不迟到”。其路径是“破网打伞”、提升案件侦破效率,结果则能指向对权利更好的保护,以该案论,就是对举报者权利的更有力庇护,对不幸遭遇的从前端防范。

文/佘宗明(媒体人)编辑 胡博阳 校对 柳宝庆

值班编辑 花木南

也许你还喜欢

居家整理课程!家庭整理收纳小窍门 让你的衣柜不再凌乱~

不擅长收拾的人其实有很多吧? 把房间整理得干净利落, 会让人心情舒畅~ 但是工作太忙啦...... 没有时间去整理怎么办? 每次整理房间的时候都在想 要是有个衣帽间就好了? 衣帽间好混乱 要是有一个更

考研的题目到底有多难

1.你不是穿越的么,怎么不觉得自己像张若昀? via:@太皇太后您有喜啦 2.朋友们,人生不是辩论赛,与其互相说服,不如互相删除。via:@废几把话 3.花式晒被子引物业劝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笑死

吉娜的腰围只有56,但还有人比她更细

哈喽大家好呀!前两天有看到热搜吗?郎朗老婆吉娜因为这细腰、大胸的绝美身材,曾引起过大家热烈滴讨论。 这两天她在采访中首次公开了自己的腰围:竟然只有56厘米!! 这是什么概念嘞?不到一尺七,比市面上

这些家庭里的孩子,长大后很容易会自卑,不怪孩子怪家长

原生家庭带来的影响这个话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网上就变得格外火热。人们对于这个话题的讨论热度一直居高不下,点开相关的话题,主要能看到两种言论,一方面是指责爸爸妈妈做的不到位并且指出教育方面漏洞的学

地铁上,这位被“偷拍”的妈妈火了,网友:你低头的样子, 好美!

文章/作者 原创,版权归本作者所有,欢迎个人转发分享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段话:“有教养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引人注目的,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那么的耀眼夺目。无论你的皮囊再好看,可一旦没有了素养,也是一样的

单身爸爸与3岁女儿的“结婚照”,让泪水变成最动人的笑容

他叫Ben。 他说,这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而是一个爱的故事。 Ben的妻子Ali患肺癌去世的时候,女儿只有一岁大。 巨大的思念,让他忍受着睹物思人的痛苦, 一边安抚女儿,一边振作。 两年后,女儿

学会这样挑灯具,你就离精致的小资生活不远了!

灯 LIGHT╲ 电灯自被发明以来 除了照明作用以外 现如今 灯饰布置已成为装修中重要的一员 风格多样化 设计层次感 民宿,除了基本满足住宿需求 在装修上也需要下功夫,营造氛围 装修风格大气简约 今

孩子痴迷于买玩具的样子,像不像热衷买衣服的我们?

提到“买买买”,可能大部分人第一时间就会想到女性这个庞大的消费团体可是,身为宝爸宝妈的我们,是不是还生生地多了这样一个答案:孩子! 这个用真金白银得出来的答案,是不是让你切肤的感同身受。 讲真,对于

吴京儿子叫“吴所谓”,已够随意了,知道袁泉女儿的名后,我服了

文/孕婴帮,欢迎个人转发分享! 给孩子起名字,是每一个父母都要做,而且都会相对认真去做的一件事。但世界很大,人很多,总有一些人会出其不意地给我们一些惊喜。 相信每一个去过电影院的人,都知道《战狼》这

憋了2个月,这家宝藏咖啡店,终于被我曝光了...

「 COFFEE LIFE 」 ■ ■ ■ 有人说,它是穿越过来的咖啡店 有人说,它是石龙人的私藏地 有人说,它是40㎡的任意门 还有人说... 刚开两个月的它,热度还不少 石龙人的宝藏咖啡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