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闲

得闲

编辑|易向

『江山风月,本无常主,得闲者便是主人』。古人『得闲』之时,往往是天趣明澈的自由之身,且都乐安天命。而现代人休闲似乎总没有那么知足,许多人疲于物欲之中,审美对他们来说,是另外一个维度。

在闲趣的审美情调下,先人总是善于对器物进行赏玩,对山水进行摹写,对花草进行吟咏。文人擅长在日常所接触的物体中,寄托自己的审美情趣。

图丨文人空间

闲适生活的获取,并非靠奇珍古器的堆砌。时人室中所藏之物,所资不菲,然而却没有真正的花时间钻研汲取,看着一派雅韵,实则无异于古玩杂肆,亦不能使性灵有所栖息。闲适的生活一般离不开文化的领域。阅一篇轩快之书,犹在水白山青;调一曲归真之琴,似见月明星稀。读书明理,日省吾身。案上诗书闲处好,院前枯荷雨来佳。四时风景,用取由心。『春游芳草地,夏赏绿荷池;秋饮黄花酒,冬吟白雪诗』。以文士的闲雅完成对性灵审视和皈依。

图丨顽玩石不全

明人袁中郎谓:『世间第一等便宜事,真无过闲适者』。闲适,乃性灵居所。『天与人间清福静,不能饮酒厌闻歌』,品一壶茶,赏一幅画,写几行诗,闲而至性,便是清福。

图丨墨痕戊辰

生命中的休享之闲,往往能够带来内心的慰藉与性灵的归依。而在快节奏的当下,孜孜逐利仿佛成了人们生命中的追求,『得闲』之趣味、审美、境界仿佛离我们远之又远。是时候让闲适回归生命之中了,正如冬雪落尽,还要供养春花。

以上内容来自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合作请发信至28747062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