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博物志

  将世界分为真实与想象两个部分,或许是人类独具的天赋。尽管我们每天要在真实的世界中谋生求食,但想象的世界更令人遐思神往。在那个世界中,鸟雀可以化为蛤蜊,猩猩可以口作人言,长出鹿角的老虎在山中呼啸,背生双翅的狮子在空中翱翔,兔子摇着鱼尾在海中悠游,老鼠吐出肠子以返老还童。长着巨大独脚的怪人躲在自己的脚下乘凉,人首鸟身的种族会在空中翱翔。

这个世界可以如此荒诞无稽,却同样可以合情合理。博物志就是将真实调入幻想的汤匙,它将万事万物分门别类,描述它们的形象与功用,使它们的存在变得真实可信。人们将不能理解的动植物笔之于书,绘制成图,通过创造这些记载种种奇想事物的博物志,想象的世界变得愈发清晰,甚至堪与真实存在的事物相媲美。继而,人类在想象力的指引下,主动探索未知的世界,去证明奇想博物志中的奇闻逸事究竟是真是假,地理大发现的时代由是肇端。

世界因奇想连为一体,但这也宣告了奇想博物志的衰落。人们对世界的探索愈发深入,无法证实的事物就越来越少。而“无法证实”才是奇想博物志的养料,介于真实与想象之间的朦胧美感,是它独一无二的魅力。而现代科学的任务,正是用理性客观的阳光,强迫影子的本尊显出它确凿无疑的唯一真容。当人们发现,海中的兔子不过是蜗牛一般的软体生物,老鼠不会吐出肠子返老还童,猩猩的发声器官不会让它学会人类的语言,而独脚的怪人至多是基因变异产生的畸形怪胎,奇想博物志也就走向了它的末路。

奇想唤起了科学,而科学又终结了奇想。当我们翻开那些古人的奇想博物志时,就会发现奇想背后那种真诚的热情:如果我们无法给你一个确定无疑的真实世界,那么,奇想的世界至少会引导你寻求真实的好奇与信念——永远都有未经证实的世界需要去证实,探索的未来仍在想象之中。

新京报制图/陈冬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合作请发信至28747062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