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客6次,一件事也没办成:中年人社交,莫奢望饭局

阿莫是我大学隔壁宿舍的哥们。

当年那一帮围着电脑打游戏的同学们,已经整齐划一地抬脚,踏入了中年的门槛。

阿莫也没能例外。

前几天,好久不联系的阿莫突然给我发来一大串语音刷屏。我吃了一惊,第一感觉竟是发错了吧?毕竟以阿莫的性格,一次性说这么多话,只有在毕业答辩那次。

一条一条点开听完,心也随着一点一点揪了起来。

原来阿莫和他对象一直异地工作,各种别扭,各种不方便。

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公司一位有些能力的大哥,可以帮他对象调动岗位。

于是就开始了不断的请客,请客,请客……前后六次,其中有一次是这位大哥晚上八点多喊他,结果也是他付钱。

半年,事情毫无进展,大哥有一天发来信息,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当初介绍此“大哥”给阿莫的朋友,知道后也很诧异。在这个朋友的印象中,这点小事对“大哥”而言,也就是黄瓜拌麻汁,小菜一碟。

可是阿莫的感觉没有这么简单。六次饭局,没有一次在小饭店解决,花钱还是次要的,关键饭局上拍胸脯的承诺,让阿莫经历了茫茫无际的等待,与起起落落的失望。

这才最折磨人啊!

收到大哥最后一条信息,阿莫说,他反而解脱了,不行就不行吧。

倒是有句话,我忍住了没问:这个“大哥”,是不是打一开始就没打算帮你?

算了,还是别补刀了。

阿莫是公司的普通员工,“大哥”地位高他几层,想踩着“饭局”与对方对话,与踩在几层A4纸上,也差不了太多。

大学时代,撸串子喝啤酒,真的能当朋友;而中年人的社交若只靠饭局,就如同拿着磁带怼手机,人家手机却根本不兼容,更不愿搭理这十几年前的产物。

要对方重视你,还需要自己有足够的资本才好。

这个规律,延续几百年,只是有人把历史当故事,更多人从历史看人生。

被俘后,文天祥宁死不降,自杀未遂;忽必烈案前,却多次收到请柬:别杀此人。

于是,文天祥有了将近四年时间,与元朝最高统治者的“社交”往来。只是他的这次“社交”,留给后人无限敬仰。

以元军过境,伏尸百万的习惯,一人之性命,何以让忽必烈不舍得又不放弃?

若说是因为文天祥孤忠的情怀,感动了元朝皇帝,那对文天祥在抗元大军中的号召力来说,是一种蔑视。

再假如文天祥是普通百姓,大概早已成为路边一具野骨,根本不会有后来与元朝统治者的来往斗争。

也正是他孤忠不移的性子,加上其在抗元队伍中的地位,才让老忽不得不重视:此人一旦为我所用,一举多得啊。

中年的文天祥,能让皇帝如此在乎,是他有能让对方在乎的资本。

有了这些资本,他与忽必烈的“社交”,才最终诞生了一个更加鲜活而刚烈的文天祥。

七百年后,文天祥还活在人们心中,学生的课本上,旅人膜拜的雕像里……

七百年后,我们再来看社交,除了亲情可以不计回报为你付出,其他的所谓稳固的交情,很少会有单方持续输出的情况了。

多数情况下,两个人需要能够有所交换,才让这段“社交”有开花结果的可能。

小区附近,有一个小小的菜市场。

去年有一段时间,一个中年人抱着三四岁的小女孩在市场里四处“乞讨”。

中年人和小女孩的衣服很旧很脏,小女孩一直在中年人怀里睡觉。

这种事情不常有,所以很快小区乘凉的人们就获得了不少消息。

中年人每个菜摊都光顾,手里拿着一元钱,要买摊子上的蔬菜。

摊主不卖给他,他就去下一个摊子。有一两个摊主的孩子与中年人怀里的女孩差不多大,他们也没要钱,给了中年人一些菜,让他回去做给孩子吃。

中年人没有说谢谢,丢下一元钱就离开。只是第二天、第三天,他又来了。

头一天给他菜的摊主,只能把一些要丢掉的菜给他,毕竟天天送也送不起。

没过几天,中年人再也不出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他和小女孩也就慢慢淡出了乘凉人们的“话剧舞台”。

只是两人的形象至今还留在我心里,那个拿着一元钱买菜的动作,即便没亲眼目睹,却还是鲜活地在脑海里重复回放着。

社会上种种资源,如同菜市场一样,看见的看不见的,都似乎有自己的价格,获取它们就需要对等的代价。

依靠施舍,博取同情,往往就断了后路。

人民日报评论中曾经有句话:你若追逐海市蜃楼,别忘了自己可能已经走进了沙漠。

而走进沙漠也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还是没储备充足的食物和水。

中年人的行囊,要背起一家人的辎重,自此以后,无论体力还是心理,更要以非人的标准去面对。

心态。

所谓心态,就是必须认清:讨好与陪笑,再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敲门砖。

低姿态面对世界,如何让世界正眼看你?

与其把希望甩给别人,不如把可能留给自己。

端正心态吧,中年人,即便沐浴露比洗发水用的快,也千万别让人情消耗比人脉积累更快了。

保持不卑不亢,免得别人看轻了自己。

积累。

猴群中总有一个规则,只有强者才能得到所有成员的认可与尊重。

人类社会如出一辙,别人只会尊重在一方面有突出造诣的你,而忽视那些默默无闻、普普通通的角色。

一个人的能力、地位、潜力,只要超出常人,就会被他人认同并尊重。

而超出常人的资本,主要还是靠超出常人的付出与积累。

耐力。

中年人不比青年人,拼不得爆发,只好拼耐力。

别人坚持不了的,中年人可以;别人忍受不长的,中年人也可以;别人半途而废的,中年人只能可以。

因为除了拼耐力,还有什么资本与层出不穷的后浪们,比谁更“浪”?

耐得住寂寞,忍得了风霜,走得完自己的长征路,那此中年人已然“前浪涛涛终不倒,后浪拍在沙滩上”。

心态、积累和耐力,中年人的社交,还有太多种资本可以依靠,唯独不能依靠的,还是单纯的饭局。

毕竟五谷轮回穿肠过,不走心,终不成。

第二天,阿莫打来电话。

“哥,昨天喝多了。”

“知道。”

“我那点破事,你别放在心上,我自己烦就够了。”

“知道。”

沉默……

“你丫还知道什么?”阿莫又有点抓狂。

“我还知道,咱俩人得好好想想,中年人该咋活了。”

沉默……

“好好活!谁也别拦我!”阿莫几乎吼出来。

嘿嘿。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合作请发信至2874706225@qq.com。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