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者“开口说话”

李远梅 余海婷 本报记者 苏东华 文/图

在人们眼中,法医常常与“血腥”“凶杀”“死尸”“腐臭”“恐怖”等词汇联系在一起,应该是男人的“专利”。然而,看上去文弱、温柔、安静的北川县公安局女法医赵娟,凭着对职业的使命感,在法医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10年,用实际行动履行神圣的职责。

当法医不易,当女法医更不易。赵娟与其她女孩一样天生胆小,从未想过长大后会做与死人打交道的工作。读大学时,因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选择了法医专业。那时她觉得港剧里的法医穿着风衣、戴着墨镜,在高大上的解剖室做着神秘的解剖,高冷炫酷。

赵娟刚开始工作时出过一个高腐现场,在之后几天,她吃饭睡觉眼前就会出现令人作呕的场景,但作为一名法医,必须战胜困难,因为这是她的工作和责任,案件的谜团等待她的解剖刀去找寻答案。死者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留下的无声的证词,等待法医去解密,让死者“开口说话”。

10年来,赵娟的工作场景经常是在河边,深山、田野、荒郊……就地取材搭建起一张简易的“解剖台”,一蹲就是几个小时,脚麻眼花。夏天,汗水浸透了一身又一身警服,冬天冻僵了双脚双手。但是,当她每次拿起解剖刀的那一刻,周围的一切都是静止的,只有法医和死者在“对话”和“交流”。“我的使命就是发现真相,通过与死者"对话",找到有力的破案证据,给生者以安慰,给死者以安宁,让疑犯现出原形,为死者伸张正义。”赵娟说。

提取细微痕迹

出现场

解剖前

对号分析

与死者“对话”

寻找答案

破解谜团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合作请发信至28747062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