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人事变动(短篇小说)【作者:李继领】

今天开中层干部会,通知是八点整开会,快八点半了,公司领导还没到。据说这是中国的一大习惯,来的最迟的身份最高。我问同座的一位副总,“今天开会是什么内容?”

“还能有什么,和以前一样,每年一次。”

啊,是人事变动问题,我在心里说了一声,同时在心里琢磨,本次调整中谁升谁降,提谁,免谁,调谁,于是脑子里便出现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圆滑的、事故的、老成的、刚正的、笑里藏刀的……突然想到我自己,心里猛一悸,因为完成一项别人干不了的事,有幸提个副科级,主持工作都三年了,到现在还没转正,一直是副科级,按常规过渡期是一年,可落在自己头上偏偏就搞了三年。前年因为是前任一把手刚调走,新任一把手按兵不动,或者像人们常议论的:一朝天子一朝臣,前任领导提拔的人,现任一律冷置。去年是只对基层领导班子进行调整,机关一个也不动。国企的总经理任期一届四年,今年该动了吧,再不动,这一届经理也要下台了,等下届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要想富动干部,傻瓜才不动呢!我正乱七八糟想着心事,突然音乐停了,领导们昂首挺胸走入会场主席台。只有在这时,才能显出领导的荣耀与光彩,当他们进入主席台就座之前不免要俯视一下他们的臣民,脸上立即焕发出自豪、满足的光彩,那是一种高人一等的尊贵感。副职都到齐了,又等了一会,书记才到,他们心照不宣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早已排好的座次,书记的右边是总经理——唯独他还没到,座位空在那里,很扎眼。书记的左边依次是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空位的左边依次是生产副经理、经营副经理和总工程师。这时会场仍然一片嘈杂,各自找些话题闲聊,党办主任跑前跑后张罗着,一会试话筒,一会招呼服务小姐给领导们倒水,突然他朝外一望,马上满脸堆笑迎上去,总经理夹个文件夹腆个大肚皮进入会场。会场立即安静下来,猛听到哗嗵一声,党办主任在迎接总经理时被主席台的台阶绊了一下,撞到桌子上把茶杯撞翻在地上打碎了,女服务员立即上来收拾,党办主任顾不上疼痛,赶紧上前笑容可掬地引总经理走上主席台。

总经理一落座,主持会议的副书记马上宣布开会,副书记干咳了一声说:“现在开会了,大家安静一下。”其实会场已经很安静了,这句话不过是个惯用的开场白。接着就是宣读文件:“公司文件:关于刘旗等同志任职职务的通知。经研究决定刘旗同志提任公司党办主任兼党委秘书,彭中华同志提任公司办公室主任,孙纪胜同志提任公司行政科科长,马春同志提任器材厂主任工程师……”一个个名字在我耳边飞过,我竭力想捕捉到自己的名字,可是几个文件念完了,我的名字始终也没有出现。这时我的脑子里立即闪现一个面孔——马春,我们下属一个单位的质管办主任,从业务关系来说他属于我领导,虽然大学毕业,但思路不清,能力不强,工作平平,他觊觎厂主任工程师的位子好些年了。春节期间他打了几次电话要给我拜年,要上家来,我没同意,但是到年初六他还是来了,当然带着礼品。他的来意很明显,就是希望我能给他美言几句,他说:“我已到过总经理家,带去的烟酒没收,一套珍藏多年的邮票收下了。”

我说:“这事你还找过谁?”

“几个副经理家都去过了。”

“书记家去了吗?”

“还没有。”

“书记家是要去的。至于我,在你这问题上可帮不了忙。”

“啊,啊,你多指点,多指点。”

“你该做的工作都做了,我也没什么能指点,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吧。”

他走后,我思索着公司的人事,不知他的跑官之举能否奏效,几位公司领导就住在我的楼上,可我过年时连个拜年的电话也没打,他们为什么要提拔我呢?安你个主持工作的副科级就是活不少干,待遇比正科级还要差那么点,留这么点作为诱饵就是钓你的鱼的,你总不上钩,所以几年下来还是那样子。尽管我工作很出色,为公司做了很多贡献,而且还是一般人做不到的,比如说企业达标,企业升级,ISO9000质量体系认证,创文明企业等等都是我带几个人加班加点搞的,每年都为单位办成一两件大事情。可是对于国企来说,工作再出色,与领导们有什么关系?企业垮下去与领导何干?他们或者调个单位做官,或者退下来不干也仍会保留厅级、处级待遇。现在不是流行一句话吗,“又请又送,提拔重用,只请不送平级调动,不请不送原地不动。”本次人事变动正验证了这句话千真万确。

我心里感到不平,翻江倒海,这时只听书记说:“这次干部调整是微调,总的来说是提的多,免的少。共免去三人,一个是年纪大了应本人要求免去职务,另一个是身体不好免去职务,这二人都是保留科级待遇的。郝杰的免职不说大家也知道,年初一早上就在大院骂人,还在地上、墙上乱写乱画,影响文明大院的创建工作,因为本人不得志,这次新房子没调到就闹情绪泄私愤,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中层干部的起码要求。我劝大家要把这些看淡些,共产党的干部不就是一张纸吗,让你干是一张纸,不让你干也是一张纸。我们这些人今天在台上,局党委一张纸就把我们免了,也是一样的。另外,我今天要讲的是:一、干部要顾大局,个人利益、局部利益要服从整体利益;二、讲团结,关于团结问题,我昨天看到一则寓言说的是一个森林里有一条巨蟒和一头豹子和一只羚羊相遇,豹子和巨蟒都盯着羚羊想把它吃掉,可是豹子看看巨蟒,巨蟒看看豹子,同时扑向对方,最后同归于尽,羚羊脱困了。这则寓言给我们几个启示:一是巨蟒和豹子同时扑向羚羊,然后分而食之,这样它们都得利;二是巨蟒或豹子有一个离开,让给对方,这样一者得利,另外一方也没有损伤;三是等它们打斗的时候,羚羊从身旁走过,这时如果它们能认识到危机各自放手,无论能否再扑到羚羊,它们自身都不会灭亡……”书记的话令人回味,我顺着他的思路往下想,如果巨蟒和豹子同时扑向羚羊把羚羊咬死,那之后怎么分呢?会不会又展开厮杀?或者正当它们打斗时又有别的肉食者过来把羚羊拖走了呢?想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是不是自己得罪了人?可是得罪谁了呢?我把所有熟悉的人都想了一遍,总也想不起在哪里出了问题。自己总是与人为善,勤恳工作,多是同别人敬而远之,会得罪谁呢?这个问题一直在我脑子里萦绕。书记洋洋洒洒讲了一个多小时,后面的话我都没听进去,然后是总经理讲,“这次人事变动是我们昨天夜里才研究的,主要是从工作出发,结合去年的考评情况。作为一名党的干部,升调任免都是正常的,你们不要把这看得太重;踏实工作,规矩做人,别人总会认可;多想些责任和义务,少想点名利,这次没提的同志只要把工作干好,以后有的是机会。”总经理又一口气讲了一个多小时,快十二点了,副书记才宣布散会,台上八个领导有五位始终没说一句话,他们脸上的表情尽管不同,但俯视下面高高在上的感觉是一样的。

本次人事变动的结果告诉我的是,在我前后主持工作的人都扶正了,就连工作毫无起色现已五十八岁,遇事只会打哈哈的调度室主任都转正了,唯独落下我一个,究竟是什么原因?我决定要问个究竟。于是我首先打电话给总经理说要同他聊聊,他说:“我马上要出去,以后到办公室谈。”

我说:“那就明天晚上,办公室哪有时间谈心?”

他在电话里有推诿了一番,便挂了。

我接着又拨通了书记家的电话,说去他家聊聊,他说:“我上街有事,下楼正好经过你家门口。一会你出来,我们在停车场见面。”

放下电话,我就在门口候着,我住一楼他住三楼,不一会他果然下来了。他装作若无其事地问我:“什么事?”

我说:“没什么,你看我这几年工作中有哪些问题?有哪些缺点和错误?有什么不足之处?请指教。”说着,我就让他到屋里坐。他坚持不进来,就站在楼梯边。

他说:“你能有什么问题,工作干得不错。关于这次人事变动,我对你这块工作了解不多,你可以找行政方面谈谈。等我了解一下情况,过段时间再找你谈吧。我劝你想开点,干嘛跟自己过不去。”说着他就走开了,避之唯恐不及,唯恐我再问些什么让他尴尬的话题。我又立即回屋里抓起电话找分管生产的副经理,他说:“明天去办公室谈。”

没等我回话,他就挂断了电话。

啊,他们都在躲我,至此我才明白,他们都在回避矛盾,都是一个回答,一副嘴脸,一个腔调。到办公室谈!可是这样的问题有什么好谈,办公室是谈这类问题的地方吗?

我猛然醒悟,我真傻!我怎么从没想过春节时应该给领导们拜个年,或者像马春那样去跑跑官呢。

【作者自作简介】李三一,自号三一居士。释意:言行一致,表里如一,求真一贯。勤奋好学,笔耕不辍,但地荒欠收;著述甚多,不合时宜,唯窖藏自珍;折翅铩羽,齿脱发枯,仍期待时而飞。生命之泥委弃在地面上,连野草也不生。愧对人生,不敢简介自诩,聊以数语书之,望各位朋友见谅。

责任编辑:孙克攀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合作请发信至28747062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