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永州丨我从未遗忘,只是将爱隐藏

来到部队已九月有余,未能与您坐在一起徜徉美好九月有余,晚饭后陪您和妈妈在景乐街闲散聊天的时光远离我九月有余……每当夜幕降临,站在高高的岗楼哨所时,我常常仰望星空,仿佛星空是一道能让我穿越的神秘大门,让我飘向您的耳旁对您说:老爸,近来可好?别来无恙啊!

父亲十六岁那年,由于家里成分不好,念完初中就开始打拼。为了弥补学习上的遗憾,父亲开始自学,学会了石工、泥工技术,他乐于助人,经常无私的帮助村里人打石料、建房子,村里左邻右舍都对他赞不绝口。他更是一个严格要求自己的人,有着朴实谦虚的品质、吃苦耐劳的精神。

2005年,我5岁,父亲那时候加入了一家刚成立的锻造厂,一干就是八年。儿时的记忆中,他常常天还没亮就出门了,每当我睡眼惺忪时,“吱…砰!”,脆耳的开关门的声音响起,我知道父亲一天的忙碌开始了,这时候,我总是会跳下床,踮起小脚丫,跑到房间的门后,听着“砰”的一声,看着父亲宽阔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这种声音承载着我们一家人的希望,一直到现在,只要一听到类似的开关门的声音,总会唤醒我对父亲伟岸背影的记忆。

深夜,父亲还没回来,妈妈就已经把我轰进了房间。我躺在床上,望着夏日的星夜,希望能够等到父亲下班回来时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为他递上拖鞋给他穿好;总想和他坐在一起,听他讲讲上班时的趣事;总想和他静静的坐在一起,吃着妈妈清洗好的水果……“吱…砰!”,父亲回来了,我依旧跳下床,踮起小脚丫,轻声躲在门后,偷听着爸妈的说话。在偷听中,我知道了爸爸要等到所有人都下班,把公司的生产垃圾收拾完后才回家;我知道了父亲在困苦时抱着妈妈痛哭时的肆意,我似懂非懂的在门后思考着什么;我知道……

父亲做事情善始善终,追求完美,经过不懈的努力,在公司当上了经理,家里的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好。那时候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都要靠父亲的辛苦工作,父亲那时候压力大,责任重,偶尔会听到他向妈妈倾诉,可在我面前,却从未听到父亲半句牢骚话。2013年,父亲所在的公司因担保一家大型公司而负债巨额,面对天价还款,公司终究没能挺过来。父亲失业了,如山般的压力落到我父亲的肩上。那天下午,父亲不同于往常,早早就下班回到家中,眉宇间透露着些许沧桑,父亲用他粗糙却又温柔的大手摸摸我的头对我说:“孩子,爸爸以后赚不到这么多钱了,你长大后不要像爸爸这样没用。”那段时间他常自己一个人闷在书房里,坐在书桌前沉思,我很想替他分一丝忧,他却从未开口透露出半点,从小到大,所有的重担,他都甘愿一个人扛。

为了补贴家用,父亲外出找了家油漆店当油漆工,每天早出晚归,甚至有时十天半个月我都见不到他。一天中午,父亲回到家,妈妈接过父亲的包,“儿子,过来爸爸这里!”我飞奔到爸爸身边,一脸神清气爽的父亲一把将我抱起,大声的对我说到:“儿子!今天想吃什么,老爸带你去,今天全家都出去吃,爸爸请客!”。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父亲寻找了一切可以寻找的亲戚朋友,准备搭建厂棚、引进设备办工厂。厂子办好后,父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工作中,记得有一次机器的齿轮坏了,那时候也快到了吃饭的时间,母亲一直催促父亲赶快吃饭,父亲还是埋头钻研怎么修理,结果等到我们午觉睡醒的时候发现父亲还没吃午饭。母亲不满中带着心疼的指责父亲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父亲则像个赢得胜利的小孩子那样高兴又带着些许小自豪:机器修好咯,下午又可以继续挣钱啦!父亲看起来是如此的调皮可爱,相比父亲失业的那段时光完全变了样,我也知道,我们一家人一定会越来越好!

高中毕业那年的某个晚上,我躺在沙发上正为去哪所大学烦忧时,父亲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走,陪老爸散散步去。那个夜晚,我和父亲沿着海岸边散步,繁星很亮,海风很暖,透着明亮的路灯,我清晰的看见父亲两鬓的丝丝白发和额上的刀刀深纹。“儿子,要不你去当兵吧?部队有广阔的舞台,可以尽情的发挥你的特长,实现你个性的张扬。”

报名、体检、入伍、登车……

我顺利通过了体检,如期收到了入伍通知书,穿上军装、带上红花,伴随着锣鼓声,列车徐徐开动,送别的人们争相挥手祝福,我看见父亲不时的转过头去用手抹眼睛,这是我头次见到父亲流泪,在列车上的那个晚上,我竟毫无困意,一遍又一遍的听着《当兵前的那晚上》,思念着远方的家,和我的父亲。

离开美丽的家乡,我来到山清水秀的潇水之畔,站在高处眺望,远方的河水在静静流淌。今又父亲节,思念好似源远流长的河水,流过家乡起伏的田野,流过父亲谆谆的叮咛,流过父亲那粗糙的双手。我曾以为,军旅,是我还青春的一场远征,殊不知,那只是您的一次放手,为了让雏鹰变成雄鹰,借着这次机会,让我对您说声:爸爸,你辛苦了,我爱你!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合作请发信至2874706225@qq.com。